AltriaArthur

突然饭上法扎和小米flo不知所措😭
je dors sur des roses😭好久没听过要把自己逼哭的音乐了😭😭😭😭
我要躲到角落里再哭会儿😭😭😭😭

ModestBreeze:

summary:安东尼奥萨列里遇到了位熟人,展开了一段非线性的、不知所云的梦游仙境。他们说了些没对彼此说过的话,想开了一些没能想开的事。








p8是其中提到的素材

雕塑里混进去了一个施特劳斯望周知!!!!!!!我是智障!!!!!负荆请罪!!!!(哇地大哭)














碎碎念开始了,非常丧,极其丧!!!!!!




首先感谢 @衣十三 太太帮我理思路提建议并且提供了部分台词T T




然后感谢在这段时间内被我日日骚扰日日丧而没有拉黑我的小伙伴们……………………………………………………




这个谈话录拖的时间太长了……已经对它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和热情




尝试着用色彩去把握节奏和过渡,用地点和画作名来强调旅行感,化用一些名画和风景








——当然是大翻车啦!!!!!!!!(弱智+9999999999)








但是请相信我是真情实意爱他们的……!!!!!!(大哭)画了一些对他们关系的理解和希望……希望他们能好好谈一谈,希望他们都能释然,希望他们重逢在一样的天国……希望他们拥有美丽的颜色和美丽的风景,




一个只会瞎画小画的人努力过让他们间的音乐具象化了T T觉得阅读有障碍或者节奏奇怪生硬突兀一定是我的错…………他们的最好的




本来说的是收录在本子里不发网上的




为大家表演个原地打脸!!!!!!!!




画的速度远远超出自己想象……!自认为是憋不了两个月的,又突然得知今天是老萨祭日,刚好又比较切题,于是突然zqsy赶工,就当是给他的一点、一点、呃呃呃、一点心里话…




庸人的庇护者,天才们的老师,名字永远都因为他人才被记住,被和莫扎特捆绑。然而他同样是骄傲、出色的音乐家。





sky:

【十分强行】小刀分队◉‿◉(萨聚聚的是拆信的小刀吧……杀伤力小)

Daisy左佐:

梵高住进精神病院后给妹妹的信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长长的住院部
一排排的床和白色的帘子
病人在四处走动
墙和横梁支起的天花板是纯白…远处的门上有一个十字架"
钉在我心中的这段话足足忍了一个春节假期
强烈的情绪支撑着我一定要等到A3的纸到了用碳条画出草图,无论会把桌面弄的多么污脏,一定要画出来。
那种精神与现实的寂寞与无奈。

今天脑子一抽风把叉儿子的攻击破势换成了暴伤针女……他的发挥更不稳定了……从3000+到15000+皆有……跟别人组队各种被嫌弃……
我觉得叉儿子肯定怨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抽到了辉夜姬觉得自己养不起两个火就把养了超久的座敷喂掉了啊(*꒦⌓꒦)好心痛(*꒦⌓꒦)没有数位板所以只有草稿(*꒦⌓꒦)要纪念座敷也只有这样了……
“其实当晴明带你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而且你能比我更好地保护好他们吧。”
“要记住那只傻夜叉会用掉你三点火然后只叉一下。你可以狠狠地抽他。”
“可是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把我的力量给你,我也可以在你身上延续下去。”
“只不过,还是有点舍不得这个地方罢了。”
你要加油啊。

我一个超级非洲人,竟然带着我非洲的傻叉儿子,更非的极慢速兔子,35级就打过了黑晴明😱我tm之前玩阴阳师的运气,都累积到今晚了是吧😱😱😱😱傻叉儿子一叉子下去竟然把三尾狐和大天狗的血条都卷到残血😱😱😱😱太可怕了😱😱😱😱明明打魂五都只肯叉一下😷😷😷😷不不不我可以趁此机会卖一发夜叉的安利吗😭😭😭😭

第一次画肉献给了青夜,真的是超级超级超级潦草的草稿,慎戳(T_T)(*'へ'*)被雷到概不负责(つД`)